<pre id="dd7zz"><strike id="dd7zz"></strike></pre>

    <track id="dd7zz"></track>
      <pre id="dd7zz"><ruby id="dd7zz"><ol id="dd7zz"></ol></ruby></pre><pre id="dd7zz"></pre>
      金融百科  > 所屬分類  >  金融   
      [5] 評論[0] 編輯

      人民幣離岸市場

      目錄

      什么是人民幣離岸市場編輯本段

      人民幣離岸市場是指在中國境外開展人民幣相關業務的市場,離岸市場建設的滯后使得境外人民幣金融需求無法得到有效地滿足。

      人民幣離岸市場發展基本歷程編輯本段

        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發展與我國政策開放進程息息相關,近年來,一系列政策鼓勵了人民幣在境外的流動(見表1),為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發展與成型創造了條件。

      Image:表1 人民幣離岸市場發展相關政策.jpg

        2003年11月起,中國人民銀行在香港提供人民幣清算業務;2004年1月1日《內地與香港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正式實施,香港銀行開始為本地居民提供人民幣存款服務,開創了人民幣離岸使用的先河;2009年6月開始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試點,為境外人民幣業務的發展奠定了市場基礎;2010年8月允許符合條件的境外機構以人民幣投資國內銀行間債券市場,拓寬了人民幣回流渠道;201 1年1月《境外直接投資人民幣結算試點管理辦法》發布,允許試點境內企業以人民幣開展境外直接投資,為人民幣境外使用創造了更廣闊的天地。

        人民幣是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崛起的領頭羊,開展人民幣業務是任何國際金融中心都不能忽視的潛在市場。這也是中國香港、倫敦和新加坡等國際金融中心競相角逐人民幣離岸中心地位的重要原因。香港一直是境外人民幣業務政策放開的首選市場.加上香港與內地地緣、經濟、貿易聯系方便頻繁,促使香港成為當前最主要的人民幣離岸市場。目前我國跨境人民幣貿易結算總額的80%以上在香港進行。我國“十二五”規劃中明確提出,支持香港發展成為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和國際資產管理中心。新加坡、倫敦和紐約等其他國家和地區也準備建立自己的人民幣離岸中心。新加坡金管局主席吳作棟在2011年4月明確表示,新加坡正爭取讓當地的一家中資銀行成為人民幣清算銀行。中國工商銀行新加坡分行在新加坡設立了人民幣業務中心。倫敦有意在人民幣離岸中心上與香港建立互補關系.并積極于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尋找合作機會。

      人民幣離岸市場的意義編輯本段

        實際上,如果遮遮掩掩地維持當前的人民幣在香港流動的半地下格局,那么,要準確掌握人民幣在境外流通的規模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人民幣在香港的流通基本上也是商業銀行體系之外的,中央銀行難以及時進行監控。對于中國內地的金融改革來說,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積極意義首先表現在,如果允許人民幣在香港流通,監管當局可以獲得的一些重要收益,就是將境外流通的人民幣納入銀行體系,便于監管當局掌握人民幣境外流動規模的變動,從而相應采取措施。另外,人民幣離岸市場在香港的發展可以形成一個完全市場化的人民幣利率指標。目前,中國的利率市場化推進已經有了長足的進展,但是,考慮到內地國有銀行的承受能力及主要的借款者——國有企業的承受能力,目前的利率市場化推進幅度還相當有限。但是,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又必須需要一個市場化基礎上形成的利率指標,來作為各項金融決策的參考,當前在內地積極發展債券市場無疑是一個可以考慮的選擇,但是,如果能夠充分利用香港的市場條件,通過吸收境外流通的人民幣,在香港形成一個市場化的利率指標,對于中國的人民幣利率市場化金融市場發展同樣具有參考價值。

        在自由市場形成的人民幣離岸存款利率或其他利率,能較好地反映商業風險,能夠為內地人民幣利率形成提供有效的參考。倫敦離岸市場(即歐洲美元市場)所形成的倫敦銀行同業拆息(LIBOR),至今仍然是美元利率形成的重要指針這一事實,正說明離岸中心在本幣利率形成中能夠發揮重要作用。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發展也可以為中國內地的外匯市場調節提供參照。盡管中國在加人世貿之后被沒有承諾放松資本項目的管制,但是隨著金融服務業的發展,保持對于資本項目的管制對于經濟金融發展必然形成阻礙。同時,目前中國內地的外匯市場并不發達,也缺乏回避外匯風險足夠的金融工具,沒有外匯市場的各種指標作為參考,中央銀行的外匯政策調整必然缺乏足夠的市場依據,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發展也可以提供一個參照。人民幣離岸市場在香港的發展能夠帶動中國與亞太地區經濟的合作深度。中國政府正在倡議在亞洲推行區域性的自由貿易區架構,在自由貿易區框架下,區內各國的經濟聯系會趨于緊密,如果人民幣具有足夠的國際化程度,那么,原來區內各國作為以美元計價、向發達國家爭奪出口市場的競爭對手,可以轉化為以人民幣計價、向中國市場出口更為緊密的經濟聯系。在當前的國際環境下,國際貿易中更多使用人民幣結算,還可以紓緩人民幣升值的壓力。

        放開人民幣使用限制,意味著更多人民幣將流出境外,客觀上要求設立人民幣離岸市場處理境外人民幣的匯兌、存儲、結算及回流業務。允許香港辦理人民幣業務,逐步形成離岸中心,可以充分利用香港完善、高效的銀行體系獲取市場運作經驗,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另外,如果能夠推動香港成為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就能夠逐步推動人民幣成為準硬通貨。人民幣在未來面臨兩大挑戰,一是在資本賬戶下的自由化,二是逐步國際化,促使人民幣成為在境外廣泛流通、為他國所接受并被用于國際結算、投資和儲備的國際貨幣。目前,人民幣在香港地區可通過人民幣一港幣一其他硬通貨這一渠道,以港幣為過渡環節,間接地將資本項目自由化和國際化進程合二為一了。從資本管制角度看,人民幣從內地流出并匯兌后,既可能被用做經常性支出,也可被用作資本性支出,這在事實是根本無法控制的,這就意味著資本賬戶其實已基本放開。從國際化進程講,香港成為境外人民幣存貸結算的中心和倫敦當年成為境外美元的離岸中心進程非常相似,這就意味著人民幣正以香港為中心在事實上走向國際化。

      在香港建立人民幣離岸市場的原因編輯本段

        由于內地與香港交往的增多,據估計人民幣沉淀在香港的數量至少有數百億元之巨,且隨著CEPA的實施,會進一步快速增長。這筆龐大的人民幣存量,隨著兩地交往的密切,客觀上產生了對人民幣的各種需求,衍生出多種人民幣業務。如果允許香港銀行從事人民幣離岸業務,則人民幣資金活動可轉入銀行體系。這一方面可通過兌換、匯款和信用卡等業務,滿足港人貿易、投資、旅游、消費等需求;另一方面,推動香港銀行業的發展。因此,建立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的意義首先體現在,通過允許人民幣在香港流通,監管部門可以將境外流通的人民幣納入銀行體系,便于掌握人民幣境外流動規模的變動,從而相應采取措施。其次,人民幣離岸市場在香港的發展可以形成一個完全市場化的人民幣利率指標。在自由市場形成的人民幣離岸存款利率或其他利率,能夠為內地人民幣利率形成提供有效的參考。再次,人民幣離岸市場在香港的發展能夠加深中國內地與其他經濟體的合作。區域經濟一體化是當今世界經濟發展的突出特征,我國也在大力開展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活動。經過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發展,如果人民幣具備了足夠的國際化程度,那么,區域內的經濟活動可以人民幣計價,這有利于中國與其他經濟體的建立更為緊密的經濟聯系。

      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發展的狀況編輯本段

        《內地與香港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以下簡稱CEPA)簽署后,2003年8月中央政府對CEPA作重大調整,增加了“積極研究允許香港銀行在香港試行辦理人民幣個人業務,條件許可時優先考慮在香港開設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等6項內容。同年11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香港金融管理局在北京簽署有關人民幣業務合作的備忘錄,中國人民銀行同意為香港銀行試行辦理個人人民幣業務提供清算安排。2004年1月,香港所有持牌銀行均可以開展辦理的個人人民幣業務,其范圍包括人民幣存款、兌換、匯款和銀行卡業務,但只限于方便個人消費,不涉及投資等資本項目的安排。對于人民幣存款,香港持牌銀行可為香港居民開立自由提存的人民幣存款賬戶,存款期限及利率由銀行自行厘定。對于兌換業務,參加行可為存戶辦理人民幣與港幣的兌換,每人每天可兌換不超過等值2萬元人民幣。非存戶現鈔兌換每人每次不超過等值6000元人民幣。

        對于匯款,參加行可為存戶把人民幣由香港匯入內地同名銀行賬戶,每人每天匯款不超過5萬元人民幣。對于銀行卡,內地居民可以持內地銀行發行的人民幣扣賬卡和信用卡在香港消費。參加行或其附屬機構也可為香港居民發行人民幣扣賬卡和信用卡,方便他們在內地的消費。允許人民幣在香港的流通和香港金融機構吸收人民幣存款,是人民幣離岸市場開始的標志性步驟。雖然短期而言,香港試辦人民幣個人業務只涉及存款、匯款、兌換以及信用卡四個領域,范圍和數量受限,但它為日后香港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開展全面廣泛的人民幣離岸業務提供了基礎和平臺。自香港開辦人民幣業務以來的情況來看,截至2006年11月底,香港共有38家銀行開辦了人民幣業務,香港人民幣存款余額約228億元;香港匯往內地匯款22億元人民幣;內地銀行卡在香港消費和提現合計206億元人民幣,香港銀行卡在內地累計消費和提現7.5億元人民幣;香港支票在內地消費金額1282萬元人民幣。2007年1月,經國務院批準,內地金融機構經批準可以在香港發行人民幣金融債券;香港進口大陸貨物時,可以使用人民幣支付。

        1月1613,香港金管局與中國人民銀行在北京簽署了進一步擴大香港人民幣業務的補充合作備忘錄,以落實內地金融機構可以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債券安排。中國人民銀行同時宣布,將為香港銀行辦理人民幣業務提供平盤及清算安排的范圍擴大到在港發行的人民幣債券。目前在港的人民幣發債主體限定為境內金融機構,主要是評級等級高的境內政策性銀行和商業銀行等,為此,央行擬定了《境內金融機構赴香港特別行政區發行人民幣債券管理暫行辦法》。從目前來看,人民幣金融債券有望在2007年6月發行。內地金融機構在港發行人民幣金融債券,將進一步擴大香港居民及企業所持有的人民幣回流內地的渠道,同時可以增加香港金融市場的主體和債券幣種,擴大香港銀行資產業務范圍,增加香港居民及企業的人民幣投資選擇,加強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有人將此稱為試行人民幣金融離岸中心的開始,同時認為在香港形成的市場化利率及其影響的人民幣匯率,將為下一步國內推進利率、匯率市場化提供參照。

      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的風險問題編輯本段

        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潛在地對內地的人民幣匯率、利率、獨立的貨幣政策和資本賬戶下人民幣可自由兌換等形成挑戰。例如,貨幣投機者可能會在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上積累人民幣頭寸,進而在相關市場沖擊人民幣匯率。又如,香港人民幣離岸業務及其利率可能會對內地銀行業的人民幣存貸款業務構成競爭,對內地利率形成壓力,解決不好,會導致資金流人或流出內地,影響內地的貨幣政策和宏觀經濟調控。從目前來看,這些問題得到了有效的控制?,F階段香港只試辦人民幣個人業務,不涉及企業或批發業務,只允許從事存款業務,而不經營貸款業務,業務的規模和范圍有嚴格的限制,發展受中央人民政府的掌控,因此,香港人民幣業務對內地人民幣匯率、利率、獨立的貨幣政策資本賬戶下人民幣可自由兌換的影響是有限的。在此過程中,結算行機制發揮了重要作用。離岸市場的建立和發展不能沒有結算渠道清算體系。根據有關安排,中銀香港成為香港人民幣業務的清算銀行。該行在中國人民銀行深圳市中心支行開立人民幣清算賬戶,辦理人民幣頭寸的存取,并為參加行辦理人民幣業務和人民幣債券提供清算服務;負責人民幣的收集與分發;為符合規定的個人匯款提供轉匯服務;為參加行辦理符合要求的人民幣與港幣兌換提供平盤服務并通過中國外匯中心買賣人民幣。通過清算行,內地可以對香港人民幣離岸業務實行監控和影響。以存款為例,清算行將其自身和其他銀行吸收的人民幣存款存人人行深圳市中心支行,該中心支行對清算行支付的存款利息,直接影響著各銀行及其客戶利息水平。但隨著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的擴大和放開,我們需要對該市場做好規劃設計,并進行適宜的監管。

      附件列表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5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交通銀行個人網上銀行手機注冊版    下一篇 仰融

      相關標簽

      熱門標簽

      老师双腿间已经湿成一
      <pre id="dd7zz"><strike id="dd7zz"></strike></pre>

        <track id="dd7zz"></track>
          <pre id="dd7zz"><ruby id="dd7zz"><ol id="dd7zz"></ol></ruby></pre><pre id="dd7zz"></pre>